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懒癌。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修因】地下室的秘密情人(一)

悄眯眯地艾特, @宇智波朔 小天使!这是给你的小甜饼(。・ω・。)ノ♡顺便交下作业(。)

(一)
时间的沙漏一次次反转,里头的沙却越来越少,即使有人执着在底下接着试图把它回归原位以回到从前,它们仍是伶俐地从指缝中溜走,有的朝他挥了挥手,有的则没有,但最终它们都离开了他,散落在这个地下室的角角落落。
不,这里不是地下室,只是为了逼疯一个人而制造出来的,永无止境的地下隧道而已。
因陀罗肩上拖着条绳子,这条绳子细且粗糙,生生嵌进肉中令他的皮肤开裂,鲜血给麻绳上了层艳色。而此景若是有人能看到,估计会以为他正在被绳子吸食气血。
但比肩上绳子更为重要的是他身后的巨石,这块被找来惩罚他的石头“恰巧”只比这个通道的橫截面小上一圈。
因陀罗是怎么知道的呢?
是他亲手把这块石头缠在绳上,一点点拖进这条隧道的。
石头虽重,但仍是比不上他往日背负的责任、情感。
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差点毁了他,在一切结束之前始终缠绕于身。
他从未期盼过自己能安然无事,但那些无实物的东西对他来说终究是比这块有形的石头要重上许多。
因为,所有的情感都来自于他,由此而生的责任也都来自于他。
弟弟,美好而沉重的词语。

(二)
空无一人的环境能把人逼疯,因陀罗自信不会疯,但他最近还是感觉肩上埋进血肉的绳子有了一丝异动。
怎么可能?
这里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一个生物。
地下室里没有点灯,回荡的只有身后石头摩擦地面发出沉闷但略带一丝石制的清脆声响,还有自己平缓但明显透露出疲惫的呼吸。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整件事的具体内容他已记不清,脑内回放的只有儿时与阿修罗的记忆,除了欢声笑语外,还七零八落夹杂着些自己的罪名。
罪名?
啊,是的,他是因为犯了罪而被惩罚的。
但,他不承认自己有罪。

(三)
变化通常措不及防。
在他不知道多少次的察觉到肩上绳子似是往前挤了挤,破坏了他最开始做的,皮开肉绽也要将它固定住的努力时。
他的呼吸停顿了瞬间,随后皱起了细长的眉。
与自己快要同化的事物擅自破开肌肤的感觉,可不好受。
但那条绳子显然不懂见好就收这个道理,它再度动了动,这次,可不是因陀罗皱下眉就能过去的了。
因陀罗感到身上一轻。
随后他便明白发生了什么,身后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凭着旧时锻炼出来的反应力,就地往隧道边缘一滚,不多一分不少一秒。
那块大石头从他身边滚过,只伤到了来不及缩进去的肩胛骨,长年背着粗绳的地方被这样一压,他在原地缓了许久才想起那条陪了他不知道多少年的绳子。
但就在此时,他听到自己肩上传来一个稚嫩但无比熟悉的声音,那只存在儿时梦里的声音唤道。
“哥哥。”

评论 ( 18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