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三党长弧致歉。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修因】地下室的秘密情人(二)

发一小撮甜饼, @宇智波霜华 中考加油!的说(。)

(四)
“哥哥。”
虽然这声呼唤还带着牙齿未发育完全的口齿不清,但一字一顿咬字却极其清晰——像是如果说的含糊些,他所唤的人就会错过这声音一样。
因陀罗皱起眉,莫名的,他觉得这是掩藏在深处的潜意识所带来的,因为缺乏安全感而半带点强迫性质的清晰,但却又因无比寻常被两人所习惯的叫法。
他把这当成了自己的幻觉。
但那声音仍是一声声的说着,最后甚至带上了哭腔,像个孩子一样抽噎着,语速也逐渐加快至无法控制,那三个音节却还是无比清晰。
于是因陀罗心软了,从口中吐出了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再度提及的名字。
“阿修罗。”
空气沉默下去,他只当自己的幻想满足了便消失不见。但心里不知为何还存着些期翼,期望着能和他说说话,能有个人打破这把人逼疯的寂静,奢望着那声音能再次出现在他的世界,即使上次不得善终,再次相遇结局也是一样。

(五)
因陀罗撑着墙站起身。
他手触碰到的石墙和往常自己想象的一样冰凉的,眼中看到的景象仍是一片漆黑,这即没有因那颗不知道去了哪里的石头亮起来,也没有因出现了一个不属于这个时空的声音变化。
于是他撑着墙走,一步一步的,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和在像个庞然大物一样的隧道比起来有多小,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
但,他也只能往前走了。

(六)
隧道里再次只剩下了他的呼吸声,愈是安静,他的脚步愈是轻。
手下的墙面和眼中的黑暗构成了唯一的世界,像是突然有天世界末日,只有自己一人存活下来,再然后只有自己的世界下起了雨。
于是雨丝落在掌中带走了所有温度,依依不舍流下在地面像水晶一样破碎消失无影无踪,而身上淋着的水滴永远与湿透的衣物同在。阴云一片片叠加在一起遮住了所有光线才感到满足,慢悠悠地在天上滑动,层层叠叠一朵连着一朵地。于是他的世界里没有了晴天,没有了四季。只有永不停歇的雨,永不停歇的云,永远笼罩的黑暗和要花上一辈子去追忆的一个人,这些和此时自己的呼吸声再度构成了一个新的世界。
突然的,他又听到了一声叫唤。
这次清晰了点,不再带着太重的口齿不清,但变得像是哭累了一样小声,不知道为何,因陀罗觉得这声音比起刚才近了些。
如果说刚刚的声音只是在肩上,那么现在的声音就像是生怕自己听不见一般,凑在耳边,近得像是回到了幼时,那时的阿修罗喜欢笑着攀上他肩,软乎乎的童音夹着孩童独有的奶香,如水一般流进当时他的心间。
现在的声音和那时几乎一模一样,只是阳光的语气带上了些难言的阴晦,像是一张白纸上出现了一个黑点一般。但久旱逢甘霖,这一道声音的出现还是温润了因陀罗这颗已经干涸的心。
于是他再次应到。
“阿修罗。”

评论 ( 9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