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三党长弧致歉。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卡带】梦

很不负责的一发完,以后可能还会写后续?
有只超可爱的卡猫x

带土从噩梦里醒来。
他浑身粘腻地醒来,眯起眼打量着四周时只觉得自己还在那个梦里。
今天的月光红若鲜血,今晚的气氛如此凝重以至于有一丝血腥味在空气中传遍。
这时传来一声喵叫。
带土再次从那个光怪陆离且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世界里醒来过来,不过这次不是客观意义上的,而是主观意义上的。
他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瞳孔比卡卡西还像只猫微微扩大。
卡卡西刚去嚼了点猫粮,此时轻盈地迈开步子落到他的床上——嘴边还藏着点猫粮味。
带土没多想,下意识抱紧银白色的看上去毛发顺滑毛色明亮对他来说还有点奇怪的诱惑力的猫咪,姿势都是照着网上练过的,既不会压迫猫咪,又不会失了吸猫的乐趣。
而卡卡西却不能多想,他此刻跌到一个温热的人类怀抱里,对方还因噩梦惊醒心脏许久没能平静。那颗维持生命的器官在小房间里跳的迅速而沉重,无时无刻不传达着‘我不会轻易的狗带’的讯息。
他沉默了,本来不应该被对方触碰,但他又一次又一次的破戒。
大概是因为对方的气味实在过于好闻,对方的笑容实在过于灿烂,对方的身体实在过于灼热,忍不住不去凑近对方,不能抗拒。
于是卡卡西又想,自己可能是栽了吧,栽在这个比自己要小上不知道多少岁年龄差只能用辈来形容的青年身上。
他突然就想通了,决定乖巧的在对方怀里待上一个对他俩来说都会很难忘的一个夜晚。
带土亲了亲卡卡西的侧脸,他的两条长腿大大咧咧地露在被子外面,甚至有条跟着环成圈圈状的手臂蹭到卡卡西四周,像是只有柔韧度允许就会蹭到卡卡西毛绒绒的毛上。
但即使只是这样对卡卡西来说无疑还是很刺激,自己暗恋对象的一条腿围在周围,自己还被抱在怀里,已经可以说不上福利而是种酷刑。
他开始挣扎,同时嘴里还念叨着喵喵喵,叫的又凄惨又尖细,活似带土就要把他吃了一样。
——虽然事实与这相差不大,再这么下去就是他要控制不住把带土吃了。
但显然此刻的带土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抱在心口处的小猫在想些啥,不然他的下一个举动就不是嘟囔一句又mua的亲了口卡卡西的嘴边。
亲了口猫粮味。
于是他就清醒了,挣扎着想从他怀里挣脱的卡卡西此时乖巧的缩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连叫都不敢叫一声。
那个噩梦突然的就出现在他眼前,他警惕的观察了四周的环境。
今晚的月色深红——灯,下次换成橘黄色调的好了。
空气中的血腥味——谁家到现在还在炒菜,饿了。
带土走出卧室,他小叫了好几声卡卡西都不见那个银发的青年笑眯眯地从客厅书房甚至厨房里像以前一样出来,只有新养的猫咪小步跑过来蹭了蹭他光裸在空气中起了鸡皮疙瘩的小腿。
于是他又突然意识到,那个噩梦根本就不是梦,卡卡西已经永久死去了。

评论 ( 16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