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三党长弧致歉。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卡带】memory

一发完,走意识流x

带土过五关斩六将,终于用布偶兔子换到了草莓园的一次进入卷,而在把小草莓递给厨房水管里的小人后,他拿到了把钥匙。
事实上他干那么多麻烦事都是为了这把钥匙,准确说是这把钥匙所打开的阁楼木门后的镜子里的恶魔。
听上去很绕对不对,但长话短说,短话不说,带土此时已经踏着嘎吱作响的木板冲进了阁楼。
他掀开正对着门的镜子上盖着的布,落满灰尘的镜子突然亮堂了起来,一个银发的男人在里面冲他笑了笑。
那个笑很不经意,像是看到了开的正艳的花所给的赞许,又像是找到猎物时的兴奋不已却又按耐下去的云淡风轻。
但这一切都和此时的带土无关,他只是拔下了钥匙还不忘反手锁上,期间还一直用火热火热的目光瞅着镜子,活似里面有个穿着薄纱的美女正在跳钢管舞。
但其实镜子里只有银发男子晃着背后的三角尾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带土锁好了门后便飞奔到镜子前,一脸兴奋。
“你就是那个能让宇智波长到一米八的传奇恶魔——旗木卡卡西吗?”
卡卡西摇摇头。
“不,我不能,宇智波家的一米八诅咒已经根深蒂固。但如果你能参透这个世界的真谛就能知道解决的办法。”
带土急冲冲地朝着祖籍里记录的传说级恶魔大声说道,“这个世界不就是世界嘛,还能有什么真谛不真谛的。”
看他这个样子,本来淡定的卡卡西差点以为对方要做出摔镜子的反应来,还好他回神回的快,立刻就做出了一套反应。
“你可以出去转一圈,问问朋友,如果你还是没有参破,可以用三十年寿命换三个问题。”
带土听到后没什么不高兴的,他有的是时间。
于是他就出去转悠了,但两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一转转了十年过去。
十年后,带土跌撞着爬上阁楼,他焦急地用袖子擦亮了蒙尘的镜子。
镜子里照出了卡卡西的脸,卡卡西仍是处变不惊的样子,见了他也只是轻挑嘴角。
“挣扎完了吗?”
“…交易吧。”
带土一改常态,抿起唇面上不见上次看到的半点阳光。
卡卡西突然地就有点心软,他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少年的时候,那时的他还是孩子,稚气未脱极了,一双漂亮的眼睛一看过来就让人恨不得答应他所说的所有事。他又有点恍惚,对他来说映像最深刻的应该是带土总是微笑的神态,但那些一眨眼全喂了狗只剩下一双黑眸在眼前晃晃悠悠。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显然是没那么多时间来解决自己审美的问题。
卡卡西的神色在镜周边未曾擦净的灰尘下显得有些晦暗不明,语气由陈述转疑问,但那种关乎恶魔尊严的确定始终不变。
“三十年寿命换三个问题,确定?”
“我确定。”
明明卡卡西才是诱惑人堕落的恶魔,此刻他却觉得眼前的带土低垂着眼的表情格外的——格外的什么呢?
卡卡西又盯着带土的脸看了半响,终于在对方抬起头来看着他时确定了。
格外的——色情。
虽然以带土的脸来说他是一辈子也不可能被冠上色情这个形容的,但耐不住情人眼里出西施,对方神态对此时的卡卡西来说确实值当。
“怎…”
“没事,问吧。”
恶魔在对方开口吐出第一个字的时候打断了他,无关剩下时间的多少或是风花雪月,只是单纯的不想输给眼前这个人而已。
但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早已输过无数次了所以在一点小事上也不肯退让似的?
还没等卡卡西细细琢磨着那被拉成绳索缠绕在心上的感情,镜外的带土已经开始问了。
“这里是哪?”
“你的世界。”
带土显然是认同这个答案的,只不过有一点他却是始终不能理解——如果这个世界是他的世界的话,终极boos为什么是由卡卡西来当?
还没等他考量出个结果来,镜子那边的卡卡西就拍了拍手打断了他的思绪。
“行啦,下一个,恶魔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好,那么,我是谁?”
恶魔眉头一皱,虽然问这样的问题可以表明对面的人智商不低,但意外很难答,好在他之前已经认真的想过许多模板。
“你就是带土,代表着这个世界的记忆。”
带土信了后半截,前半截全丢了喂帕克。
“最后一个,你是谁?
银发恶魔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我就是你,代表你求之不得的爱。”
但带土明显是不信的,他也跟着恶魔一起皱着眉。
“带土喜欢的是琳,唯有这点不会被任何事改变。”
镜中恶魔嗤笑一声。
“你喜欢琳吗?”
突然带土的世界从镜子开始破碎,满地的碎片里只有恶魔的笑容无比嘲讽,而那个笑容在他眼里逐渐扩大,到最后近的像是到了眼前。

带土——不,现在要叫他卡卡西了。
卡卡西说,“你欠我一个问题。
你还没有说出那个正确答案。”

评论 ( 6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