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懒癌。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卡带】死了一万次的猫(二)

(三)
卡卡西死了。
他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死在带土身下那摊血下,事实上他更想看到的是自己银毛上沾上鲜血,或是从楼上像鸟一样坠下头落地把这只能看到血色的眼睛毁个干净。
但第二天到来的警察没能找到凶手,没牵没挂的带土也没有能够帮他料理事后的人,他的尸体被感概了一声的好心人葬到了一间小小的墓里。
卡卡西是在那座小小的墓前死去的。
他腹中空空,只有一口气悬在嗓子眼不上不下,而当那口气下去时他就这样饿死在带土的墓前。
再次睁开眼时一个崭新的带土站在他跟前。
卡卡西晃了晃银色的小脑袋,想去蹭蹭这个带土的裤腿,但又在彻底清醒时停下动作。
他左眼里映出的带土手上流淌着鲜血,衣服的边边角角藏着干透变色的印子,带土的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眼珠子一红一紫,神色张扬,背景如同炼狱一般挤满了亡灵。而他右眼里的世界一派祥和,带土低下头看着他,充满关切的双黑的眼中倒映出眼睛一红一黑的银色奶猫。
卡卡西吓得把一直懒洋洋搭着的眼帘抬起,像是刚生生吞了颗西瓜一样直勾勾盯着带土。
带土以为他只是怕生,便蹲下身抬手揉揉他的小脑袋,轻声笑着说以后你就叫旗木卡卡西吧。
卡卡西左眼里的世界随着亡灵们的接近出现一双血手,那双手搭在他头上,粘腻的触感随着流动的血液一起瞬间黏住了他的左眼。
而在他的右眼里的世界,带土只是普通的蹲下身碰了碰他的头,人体的温柔只让他想要回蹭。
无比靠近的两只黑色眼珠子,映着两只神色惊愕的小猫崽子,猫崽子的一只眼睛被自己眯了起来,剩下一只在人类身上也不算常见的深沉的墨黑色死死睁着看着他。
——就像看到什么怪物一样。
带土无奈地一手抱起猫,一手揉揉自己的黑发,想着要买点猫粮和牛奶于是今天的晚饭又没了着落。
他又低头看了眼怀中的猫,那只猫缩在他怀里像是被吓到瑟瑟发抖一样。
于是他又想,我没这么可怕吧,哦虽然估计四战过后自己的名字会被当做哄小孩睡觉的法宝来使用。
不过他也没那么在意这种虚无缥缈的事,倒是怀里这只小崽子让他琢磨了会,自己最近是吃清汤挂面还是干脆和卡卡西一起啃猫粮算了。
和卡卡西一起吃猫粮的想法被否决在他看到猫粮的价格时,彻底打消这个想法是在他尝了口猫粮时,他两只灵动的双眼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顿在眼眶中间,最后下了碗只有面和清水的素面。
卡卡西也习惯了这样的带土,虽然在他被抱起的时候清晰的血腥味混着清新的沐浴露香气还是会冲进鼻腔,左眼的世界带土身上不管穿的是睡衣还是正服都会被沾上血迹,而右眼中的带土永远笑得生动。

ps:越写越偏离梦了,双更致歉,梦的世界观会再找个时间补全,而这篇也越来越长……上中下看来是满足不了篇幅了(。

评论 ( 2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