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懒癌。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卡带】死了一万次的猫(三)

(四)
卡卡西从没设想过带土身后的亡灵不是个摆设。
也没想过他居然和那些亡灵搭上了话,或者说亡灵和他搭上了话比较恰当。
那些亡灵有的捧着自己的头;有的胸前被利器贯穿了只剩一个空空的洞,永不停歇地从中冒出血液;还有的像是被砍了无数刀而缩在阴影里,像个肉块组合起来的生化实验品。
但他也在其中看到了相对而言比较正常的亡灵,就是那些亡灵和卡卡西搭上了话。
被捡回去时,卡卡西在亡灵群的边角处一晃而过看到了两个像是活人一样的亡灵,但他那时心情紧张,没有细细看,于是他决定在被带土捡回来的第一天晚上,爬上了带土的床,去找那两个亡灵。
卡卡西一边使劲瞪大自己的左眼,一边提醒自己不要被那些血迹骗到。
毕竟带土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啊。
虽然卡卡西只是一只猫,但他是一只死了一万次的猫,那些亡灵的死状只会让他觉得难以分辨,而不会感到害怕或是其他一类的负面情绪。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卡卡西找到了那两个人。
一个金发的男子,一个红发的女子,身上只有胸口的衣物处染了些血迹,其他地方都与常人无异。
他们看到卡卡西也很惊讶的样子,但很快就释然了,冲卡卡西笑着打招呼。
但两人一猫,虽然卡卡西能听懂人话,但他们听不懂猫语,卡卡西也不会讲人话。
于是男子笑眯眯地和一只猫叙旧,卡卡西等他说完一句就喵一声,这样一来二去,总归是让他们不再以为自己是在和听不懂人话的猫咪说话了。
在清楚卡卡西能听懂人话并且有自己的意识的时候,手放在卡卡西脑袋上似乎是想穿透次元壁摸一把猫的男子收回了自己的手,并正色告诉卡卡西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他告诉卡卡西,这个世界陷入了死循环当中,要解除这个循环只能由死过一万次的人杀死造成死循环的人。
一旁的女子接过话头,她接着说道,这个死循环的出现无比突然,你回想一下最近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死循环的原因就出现在那个造成不同寻常的事的人身上。
说完这段话后,他们就消失了。
卡卡西在带土背后的亡灵堆里寻了半天,看到的还是只会说自己疼无自我意识的亡灵。
他知道那两个人是特别的,于是他眯起左眼不再做无谓的尝试,只留下右眼注视着床上带土的背影。
带土许是被看的久了,翻了个身一把抱住了他,还顺便蹭了蹭卡卡西毛绒绒的头顶。蹭了一下像是觉得手感不错,前倾了一下脸,这个下巴和嘴唇全埋到卡卡西的毛里。
卡卡西惊的睁开了左眼,回过神的时候再阻止自己已经来不及,他的毛上沾上了带土手上的血、衣服上的血,而头顶也不知为何湿了一片,耳朵里也灌满了鬼哭狼嚎。
他忍着不适闭上左眼,顿时浑身清爽,耳边只传来带土浅浅的呼吸声。

ps:睁开双眼和闭上双眼会同时受到两个世界的影响,不过效果减半,而如果只睁开左眼或者只睁开右眼,效果就是百分百,算是设定补全吧,虽然前文一直想努力写出那样的感觉(。

评论 ( 6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