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三党长弧致歉。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卡带】耳机(一发完)

总觉得自己这画风(?)不太对,是篇超短超短的一发完
投喂给阿朔朔 @宇智波朔-Tsuitachi/Tooru 的小甜饼www
欧欧西预警,狗血预警,电波系预警,就、就这样(x)

(01)
带土一开始是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人的。
毕竟他每天起个大早还到处扶老太太过马路,已经耗掉了不少精力和本就不多的时间。
电车对他来说更像是补眠的地方,身体随着车身晃动、耳边听着列车动作的嘎吱嘎吱声、手上握着被体温烘热的铁杆子,再闭上眼眯上一小会觉。
简直完美。
至于坐过站?对于把傻人有傻福这点体现得淋漓尽致的带土来说,不存在的。

(02)
有一天,带土扶的老奶奶少了几位,他总算是攒了些体力,走进电车时看起来也不再和之前一样气喘吁吁,不过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今天他精力还足的很,不那么急着假寐。
于是他抓着铁杆子,视线悠哉游哉地绕过车里的众人,打算通过看窗外的风景来打发时间。
一小撮银色跳进他圆溜溜的黑宝石里。
带土眨巴眨巴眼,和自己的纯黑一样少见的银发突然出现,他几乎下意识的就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看上去比他大上几岁的少年,一只耳朵上戴着耳机,胸前垂着条连着耳塞的耳机线,两只眼都轻轻闭上,而再往下就只能见到脸上的口罩。
奇怪的是,带土是最后才看到口罩的,他观察这个人的时候像是对口罩习以为常了一样,先从耳机开始,再到眼睛,直到开始思考对方长什么样时才注意到口罩。
被他观察的那个人像是发现了他一样,缓缓睁开眼,看了过来。
带土瞅着他那露出来的光洁的皮肤,觉得挺好的,但到底哪里好呢,他又说不出来。

(03)
当一个人看着你的时候,你总会想要看回去,这算是人类的一种求生本能。
所以这一次,在不需要荒野求生的都市,带土成功被自己的求生本能坑了一把。
他把视线从对方的皮肤上拔起来,随即一眼就看到了对方的眼珠子,黑漆漆,和他的差不多,都是纯黑。
带土一看,惊了,差点就当场叫人把他带回家去冠上宇智波的姓。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毕竟没有哪个宇智波长着一头的银发。
然后他突然想起二当家的结婚对象。
电车晃动了一下,还处在无比震惊状态的带土一个没站稳向前倒去,眼看着就要和地板来个亲密接触时,他被人救了。
这时他听到一声激烈的鼓点,像是敲打在他心上一样,和心跳声融为一体。
带土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谢过这位救命恩人,再一抬头,看到这恩人头上顶着个银脑袋。
顿时就负荷超载,当场当机。

(04)
卡卡西以为他只是被自己耳机里的歌吓到了,一手搂着头上冒烟的带土,一手抓紧杆子在车厢里晃晃悠悠。
他问带土要不要听歌,带土恍恍惚惚地说好,于是他就好心地帮带土塞了耳机。
但带土戴上耳机之后的表情更加崩溃。
他才恍然自己忘了调小音量。

(05)
带土醒过来的时候,夜色正好。
他轻轻推开恋人搂着自己的一只手,戴上耳机在手机里放了自己与他初遇时听到的歌。
然后坐在窗台上看着月亮轻轻哼唱,在自己那银发的恋人醒来时冲他一笑露出童稚未泯的小虎牙,顺着歌手的声音摸索着唱了一句出来。
“今夜月色真美。”

评论 ( 5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