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三党长弧致歉。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修因】地下室的秘密情人(四)

*居然到了现在还会被人催更这篇
*刚码完两千字筋疲力竭的像个精短蓝少的卡卡西。
*应该算个阿修罗专场
*完结倒计时(一)
*但太久没写了没什么手感了。
——
(九)
阿修罗总觉得自己像是缺了些什么似的。
那一点小小的空隙像是附骨之疽,在白天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一到晚上就缠了上来,在阿修罗本就不大的心上凿出深渊。每晚阿修罗躺在床上时只听得胸口处传来沙沙的风声,在房间里作响。
但他哪里都躲不了。
他像是找不到容身之地了一般,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婴儿一般蜷缩在自己的床上。
胸口的黑洞穿透了一切,他的心仿佛变成了黑洞一般吞噬了他一半的意识。
白天,阿修罗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宗主,晚上,他便变成了一个亡灵。找不到歇息之所,只能对着自己无声流泪的亡灵。
他的眼泪积在眼眶里,那点小水滴存在细细的眼睫毛上,只要眨眨眼就能落下,但那一点象征软弱的水珠没能落下,它们在早晨的空气中蒸腾了。等到阿修罗起身换衣时,它们早已无影无踪。
阿修罗想要知道。
他想知道,那占据了自己整颗心脏的人是谁。
他找遍了整忍宗都没能听到一句关于那个人的话语。
但他在家的最底层找到了一扇铁门。
阿修罗推开了那扇门。
门里是条走廊。
昏暗的、漆黑一片,像是有什么事物缩在里面蠢蠢欲动。
忍宗的掌权人不可能被吓住,何况只是黑暗?
忍宗曾经最明亮的太阳,现在最为巨大的阴影,大跨步走了进去。

(十)
阿修罗的意识在他迈进地下室的时候突然模糊。
他在掌控忍宗后就变得模糊不清的儿时记忆逐渐清晰起来,而他掌控忍宗的记忆却变得模糊不清。
那对阿修罗来说无所用之,只能撑个首领架子的记忆像是雪一样,被逐渐溶解。
他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人生初始之地,无比安心舒适的错觉将他包围。
他很放松,这是他记忆里这一生唯一一次的放松,但他又本能的感到不对劲——像是他在另一个人的怀里曾松懈过无数次,曾被温柔以待了无数次一般。
那个人是谁?
他听到自己的所有细胞都在这么叫嚣着询问。
但他的灵魂像是早已知道答案一般万般冷静,执念和执念交缠在一起,逐渐酿成了香甜的酒液,那由一个人最深的执念所酿造的酒水,是纯粹的黑,但在光照过来时又会露出鲜血一般的赤红。
那是流光溢彩的琉璃,但阿修罗对它不感兴趣。
他最近全身心都像是人偶一般被牵引着投入一个不知名人士的怀抱,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不知道那个人对他为什么那么重要,但胸口黑洞的暂时消停还是让他确定了。
自己面前的便是他找了不知道多久的‘那个人’。
他的意识已经离体,执念化成的酒液被他捧在手上,不断随着他的动作往下落下几滴像黑夜一样深沉的液体,但总量丝毫不见减少。
阿修罗一路快马加鞭,赶到了那个人身边。
然后满足的窜到了对方背着的绳子里,在一片安逸的海洋里,睡熟了。

评论 ( 10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