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懒癌。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卡带】骨独

艾特 @宇智波朔 给阿朔朔的贺文…!
虽然说是中秋节贺文但我拖的好晚(。)

(一)
带土微微眯眼,抬手擦去护目镜上沾着的尘埃。他垫起脚,试着在面前像墙一般坚固的书架中找到自己要找的书籍。
他是看准了这儿没人来,又因着自己族人的性格,认定了这个落满了尘的书架里一定有自己要找的书——《如何哄女孩子开心》。
带土在书堆和灰尘堆里找了又找,在差点被书里用古老笔墨画着的骨架子洗脑后,终于——粗略看完了所有的书。
但是,这里也没有的话要去哪找呢?

(二)
带土突然想起老师曾经跟师母说过笑话。师母一听,就笑得十分开心而幸福。
遗憾的是他已经忘记了那个笑话是关于什么的了,只记得那天的空气中似乎都被感染了那种幸福感。不仅是老师和师母是幸福的模样,他们身旁的琳也是微笑着的,甚至于卡卡西,眼睛也是在笑着的。
于是带土决定给琳讲个笑话。
他在家里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想到后就按耐不住躁动不安的心,奔向了集合地点。
因为太早并没有老奶奶过马路,但目的地也没有一个人。
带土并不气馁,他靠在颗树上,树皮略带着点粗糙,凹凸不平的质感透过棉质的外套一路传进脊椎。
他的嘴角上扬,仍是开心的模样。

(三)
卡卡西来的时候就看到带土在和琳搭话。
他并不是故意想要听的,只是带土的声音因为兴奋而上扬,分贝也因此上升了许多。比普通人的听力要好的卡卡西自然是听清了他在说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骷髅在街上走着,突然,他说,‘我好孤独啊’,然后地上就只剩下了一块骨头,琳你知道是为——”“因为他骨独(孤独)。”
卡卡西本以为他会讲个更能够吸引女孩子的故事,但又是骷髅又是骨头的,如果琳不是医疗忍者的话,现在恐怕已经把他列入老死不相往来的列表里了吧?
他在心里为自己队友的笑话悠悠叹口气,难得不去纠结对方的反击,走到老师面前询问起今天的任务来。

(四)
但是卡卡西没想到,那个笑话已经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段轻松的时光了。

(五)
自那之后过了很久,久到带土戴上了滑稽而勾人食欲的橙色面具,久到卡卡西在早晨不手握白百合就觉得少了些什么的时候。
有一天早上,带土躲在阳光照不着的树的阴影下,他悠哉地看着卡卡西站在慰灵碑前的背影。突然的,卡卡西说的一句话让他彻底僵住了。
“带土,你在骨独吗?”
卡卡西说完就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只听到风声在此处游荡。

(六)
交代完一切就要离开的带土突然回过头朝卡卡西说了句话,但卡卡西伸出手的时候只抓住了话的余音和他身体的一部分粉尘。
“放心吧,卡卡西,我不会再骨独了。”

评论 ( 9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