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三党长弧致歉。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卡带】死了一万次的猫(四)

为证明自己还活着,赶忙更个新(。
不知道这个坑还有多少人记得剧情,前文请戳头像x

(五)
卡卡西在带土家的第一晚就在一派祥和中度过,这个祥和主要是针对带土讲的。因为卡卡西前半夜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后半夜则是双眼全闭上在血腥味和沐浴露香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带土轻轻动了一下,卡卡西就惊醒了。
虽然那已经算是上一辈子的事了,但对他来说就像是昨日。
他前一天晚上还在带土的坟前,冰冷的山风吹进他空荡荡的胃中,就像是亡灵不舍的夜曲。
而他就那么坐在带土的坟前,像是守碑人一样,但又一心求死。

(六)
带土本来打算自己一个人悄悄地去弄早饭的,但卡卡西跟着他一块醒了。
他偏头看了眼床头上的闹钟,5:30。
精准到分的生物钟总让他哭笑不得。
在以前,每当这时,他神威去木叶的时候,总会有人会逆着光,于晨曦中在刻着他名字的碑前站上一会。
当然,这都已经是之前那个世界的事了。
带土又看了眼窗外,意料之中的,那一片天空阴沉沉灰蒙蒙的,体内的力量也已经所剩无几。
于是他回过神,亲了亲卡卡西头顶银白色的毛。
“早啊。”

(七)
卡卡西醒来的时候还是觉得身上有些粘腻,他低头一看,果然是带土衣服上渗出的血液。
他本来是打算闭上左眼的,但权衡半天,还是选择闭上了右眼。
先前像是蒙了层纱的世界又清晰地在他眼前展开。
他本想看清那些血液究竟是从哪里流出的。但事与愿违,他在看清血液的来源前就先被带土的脸吓着了。
今天的他看清的事物比昨日多了许多。
比如带土脸上的伤疤。

(八)
那些伤旧得痂都掉完了,只留着一道道白色的印记宣告世人这儿曾经有过深入骨髓的伤痕。
卡卡西又闭上了左眼,他睁着右眼仔细端详了一番带土的脸。
带土光滑的,没有一道伤的脸上嵌着两颗纯黑色的眼珠子,嘴角上扬,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窗外的太阳终于爬出云层,恰好给他抹上一片光。
卡卡西莫名安心了不少,但想到另一只眼睛的世界又开始担忧起来。

(九)
带土顺了顺头发,有点毛躁的发丝在他指缝里冒出又很快随着手指像奶猫的耳朵后压,但在回归自由后又立刻竖了起来。
他又揉揉卡卡西的头顶,手掌避开立起的耳朵轻巧地蹭着额头上微卷的毛,少年人的掌心不似忍者那般磨出许多厚茧,毛绒绒的触感没有任何阻碍便随着神经传到脑髓,直刺地人一个激灵。
带土开心极了,哼着歌踢踏着拖鞋给自己下了碗清汤挂面,等水开的过程中又在卡卡西的碗里添了些猫粮。
卡卡西本来还有点愣,但听到猫粮倒在瓷碗里叮当当的脆响时就回过了神,跳下床,同桌上的带土一道吃起早餐了。
这就是他们吃的第一顿早餐了。

评论 ( 3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