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三党长弧致歉。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卡带】爱生活爱猫咪(一)

在有猫病和这个标题中取舍了一下,觉得这个标题会显得正常一点xxx
大概是战后堍穿成猫咪到现代au里的故事,没错,三三变猫后就到堍了xxx如果一定要问为什么的话,我只能回,爱生活,爱猫咪【bushi】
还是严重的oocx三三有点痴汉(对人)注意x

带土有点懵,在他的想象里自己此时应该是不会有思维的。毕竟他死了。虽然各种折腾死了活活了死的老祖宗,但他其实是一个唯物主义者(自认为)。
像这种一睁眼就发现原来比自己矮一点的敌人,突然就成了巨人的剧本根本不在他的字典里。
然后他就一脸懵逼的看着刚刚的敌人撑着伞向他走来。
等等,什么时候下雨了。
他发现自己已经冷的在雨中打哆嗦,这具身体的关节也僵硬了。于是他放弃抵抗,死就死,他觉得自己早就死了。

卡卡西把手上的伞放在一旁,抱起蹲在草丛里的猫咪,出乎意料没有受到反抗,那只猫似乎愣住了。

直到带土被抱进屋子时才回过神来,他想,这世上怎么会有即使戴着面罩也还是很好看的人。被打湿后显得温和的头发,湿润的面罩黏在五官上,这样的卡卡西是他第一次见到的,在神无毗桥事件过后的真正的卡卡西。
其实就是今天的卡卡西又做噩梦了,所以眼神有点像少年卡卡西而已,果然宇智波盛产傲娇【bushi】。

卡卡西把门锁上,把沾着泥水的猫咪放在沙发上。
猫咪已经清醒过来,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看。
“我去拿衣服,在这等我。”

带土冻得浑身无力,他趴在沙发上,只有眼睛能转。于是他盯着卡卡西看了会,废了很大力也没有听清卡卡西说的话。他索性不再去想,眼睛慢慢闭上下来,又猛地睁开,循环往复。

等卡卡西找到以前买的一条还未拆封的毛巾回来时,就看到猫咪的脑袋窝在前爪里,眼睛微闭着,脸上的胡须还随着呼吸缓缓抖动。
他无奈的笑了下,把水放好后,才抱着猫咪轻轻走进浴室。

带土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毛巾轻柔的擦着。
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好像又不正常了起来。
#睁开眼后杀死自己的敌人在帮自己擦身子#
于是他使劲地甩了甩脑袋,低下头,看到了自己的肉垫。
带土:……
然后他就被人放在地上,再接着他背后传出了花洒的声音。
看还是不看,这是个问题。
坚信着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带土,毅然决然地转过头。
虽然因为不熟悉身体,一个转头就用了五六秒。
然后他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终极。
带土为了自己满额的节操又把头转了回去,并且一点点的离开了这个满是flag的浴室。
愚蠢的卡卡西,不想再和你玩了。

卡卡西觉得自己很无辜。
他被自己刚捡回来的猫嫌弃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带土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出浴室,从无辜的卡卡西的角度看,他的身影后是令人感动的地板。
刚拖过的地,离开了卡卡西。
浴室外是一条短短的走廊,出去后就是客厅。
带土无视了沙发上的一滩水迹,开始打量起这个客厅。
墙壁是很浅的蓝色,家具也以蓝色为主,也有白色灰色混杂在里面。
这是一个处处和谐的客厅布置,不会让人眼花,也不会显得混乱。
但带土不怎么喜欢这里,没有一点生活气息。
清淡的情绪感充斥着这个公寓的每个角落。
这里只有沙发和蓝白交间的柜子,而每一处都干干净净。带土保证,就算他只在这里待上一小时,这里也会比现在多些人情味。

卡卡西正好在这时走出浴室,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找着猫。
他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看到了那只猫。
猫咪的眼神有点小严肃。
卡卡西见过很多次这样的神情,他的朋友第一次来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
于是他上前抱起了那只猫,没有理会还有点湿润的银发,直截了当的关掉客厅的灯决定睡觉。

带土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相爱相杀的对象居然是个变态。
变态到令人无法忍受的程度。
谁会在自己的卧室放别人的照片,别人的海报,别人的手办?
呵呵,带土在进门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三观碎了,它也和卡卡西的下限一起去了。
#敌人的卧室里全是自己的玩偶怎么办#

要死了……
今天开学考,在床上躺了70多分钟,越来越清醒[黑人问号.jpg]
没什么事可做就开了个小短篇,第三坑[手动再见]
结局开放性吧x
我好方啊……
要死了……

评论 ( 2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