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懒癌。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狗子川】无名(上)

空车……阴阳师是毒啊……下一次一定开车……
总之就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没有荒川川和狗子,听说写啥抽啥x
所以来悄咪咪地试下……
大概是黑化狗子×荒川,囚禁什么的XD
人物性格会严重ooc什么的……
算是自娱自乐?
ps:剧情十分狗血,以及这里并不是很喜欢强迫爱x所以大概算是狗血的两厢情愿……?
pps:狗子的正义这里一般喜欢说成大义……也不知道是哪来的orz

荒川之主已随荒川去。
——题记

大天狗看到荒川之主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视线。
一个完美的度过后生的人选。
完美到想要揉碎吞进身体里再也不会分离。
但爱宕山的荒川之主只有一个。
所以大天狗忍下心头的渴望,每天都客客气气地去见荒川之主,然后被客客气气地请回来。
不久后,在大天狗日复一日的大义里,荒川之主看着手里摇得悠闲的扇子,眉眼间的不耐突破了极点。
他说,那就一同前去吧。
也顺势看看外面的世界,他在心里小声地说到。

宣传大义是十分无趣的。
荒川之主看着眼前澄澈的河流,有点想自己的荒川。
一只狗子从后面钻出来,金色的长鬓发在阳光下闪啊闪的。
荒川看了看他腰上绑的面具,除了对自己会上这条贼船的悔恨之外也没剩下什么。
很好,忙里偷闲的怀旧时光就这样没了。
他无奈地跟着还在安利自己的大义的大天狗回了家。

大天狗也不知道这个奇奇怪怪的房子,是怎么成了自己现在的家的。
这个房子并不破旧,让享受程度满分的大天狗感到满足,但他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直到后来荒川来了,他才被人透露说,几个大男人住在一间粉色的屋子里是什么事。
听说后来那人被台风送回了家,至于回家时还活不活着,就不知道了。
日后听黑晴明说,这本来是他给妹子准备的房间,但没想到自己体质又是招汉子的,想到不用也浪费,就这样用了起来。

荒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习惯,这个全身上下散发着皮卡皮卡气息的屋子。
这或许这是他本身属性中自带的宠溺导致的。
毕竟现在每天都被一个满脑子大义的人拉着到处跑的他,是不会想到日后自己会准许一个人腻在身边川川、川川的叫来叫去,或是亲眼看着自己的荒川渐渐干涸无能为力。
虽然第一眼看到这个屋子时,他是拒绝的,毕竟这种gaygay的颜色,也不适合从小在荒川旁长大的他。
但最后他还是屈服了。
中途持续安利大义的狗子功劳不小。

大天狗和以往一般宣传着自己的大义。
但他有些走神。
喜欢的人和你一起做着你喜欢的事。
这种甜蜜尝到后就只想讨要更多,欲望越发膨胀。
他看了下身旁人的腰,虽然从未见过也能清楚感受到的美好腰线。
大天狗想,要展开行动了。

关于进展会到这一步,荒川也是始料未及。
看了眼身后川川喊到起劲的大天狗,荒川想,还是以前那个谈到大义时才会眼睛发亮的大天狗好一些。

大天狗品尝到自己期待已久的事物时已经过去很久了。
久到外表还无比年轻的大天狗不再去追逐自己的大义,而是去追逐自己一生的幸福,主指下半身。
他看着自己身下脸色红润的荒川,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
他知道这只是一场梦境,一遍遍在离开后的每一夜持续上演。
美好而又甘甜的梦境,或许是每一个人都无法抗拒的事物。
但大天狗不会沉浸与此,或许就和他当时抛弃了只有表面上的大义独自舔伤一样。
此时他决定舍弃这个虚假的荒川之主,就像他决定舍弃此时这个虚假的他一样。
荒川像是察觉了什么一样,轻轻翻起一个小小的水花,重归平静。

荒川之主没想到自己会再看见大天狗。
荒川认为自己与他的联系滞止与大义,也在大义破灭后分道扬长。
大天狗的打招呼方式十分娴熟,他以前为了大义也来过蛮多次的。
荒川突然感到有点头痛,或许是那段快被烦死的日子给他的反响。
好吧,其实没有那么烦也说不定。

此时的荒川还是十分富饶的,但大天狗不再注意。
他看着眼前荒川之主,只觉得自己会被整个人捕获。

评论 ( 7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