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三党长弧致歉。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卡带/花吐症】患得患失

(1)
最近卡卡西走在街上的时候,总觉得身后有道视线。
那视线有种说不上的熟悉。

(2)
会不会是熟人?
卡卡西挠挠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因为自己的的熟人都是看到会来打招呼的类型。

(3)
似乎是察觉到卡卡西没有注意,那个跟踪的人胆子大了些。

(4)
卡卡西前天在屋后看到一片黑色的衣角,昨天在电线杆后看到了一大截黑袍 。
于是他决定去找这位stk先生聊聊,比如stk的正确方法什么的,啊,不是,是说不要再stk什么的。

(5)
顺带一提,这位stk先生似乎特别喜欢甜食,每次路过有橱窗的甜品店时身后的视线便会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1)
经过带土的多日观察,卡卡西总会在甜品店前停顿一段时间。
于是今天他也在甜品店前的一根电线杆后等着卡卡西继续前进,顺便看看橱窗里看起来十分美味的蛋糕。
然后他发现,笨卡卡直接走了进去Σ(っ °Д °;)っ

(2)
愣神半晌,他也跟了进去。
他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是为了观察卡卡西而进来的,然后在拿着菜单过来的小姐姐那里点了几块蛋糕。

(3)
带土现在坐在个只要稍稍偏眸就能看到卡卡西的位置,他显然对自己找的这个位置十分满意。

(4)
带土撑着下巴,偏过头肆无忌惮地瞅着那边的卡卡西。
……完全没发现自己早就被发现了。

(5)
笨卡卡对着菜单笑了,笨卡卡对着窗外笑了,笨卡卡——
带土弯腰吐出朵艳红的玫瑰,苦笑一声,若无其事般随手把花放在洁白的桌布上,假装它本来就在那里。
再偏偏头看眼卡卡西,看到他好像没注意到悄悄松口气。

复健,大概是很奇怪的花吐症。

评论 ( 5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