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三党长弧致歉。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联文】劫

大概是一天四分的堍视角和卡视角,一小时爆肝完毕,不怎么想说话,好了,接下来艾特 @今天的栗依旧只挖不填  @打算爬墙的白雪  @凛知世.——变成咸鱼,无可挽救  @顾以 与的联文引子


清晨,有人在慰灵碑前献了两束花。

正午,带土带着黑色手套的手里扣着一束白百合。他背靠一棵树,视线凝在因黑白对比,而比阳光还要炫目的花朵上。树皮透过他身上的薄薄黑袍穿来些许粗糙,他仍看着那束纯白的,芬香的花,那束就要随已去之人一同死去的花。
树叶影子里闪耀的碎片黯淡下去,带土走出阴影覆盖范围,把花献在碑前,再次看看这朵不复之前白净的百合,一片树叶从他身后落下,等飘落在地时,此地已空无一人。

下午,有人从太阳垂落山头站到月亮挂上树梢。

深夜,上一个访客刚走,带土从一株苍天大树后走出,他的手上仍拿着束白百合。他沉默着把花献上,远方的木叶高中亮着几盏灯光,大抵是无法入眠的人给迷失家的人所留的。带土低头看着被月光照耀着的石碑,身后一棵苍天大树落下一片在空中飘零的叶片。
天边璀璨星空与一片清碧色混在一起,从浑浊一片渐渐透彻,带土拖着沾上晨露而格外沉重的身体缓步离开,走回城市,转头看向碧玉背景下的一轮青山。

清晨,卡卡西从人手里接过两束昨晚预订的白百合,他弯眸笑着道谢,那人摆摆手,让他出了花店门。于是他走在木叶无人的大街,身旁屋顶上不时奔走的人丝毫没有影响他手上花束和银发染上的晨光的金黄。随着身旁房屋和屋上的人的减少,他缓缓走到慰灵碑前,庄重地献上两束包装秀丽的白百合。一阵风拂过他的银发,金灿的阳光便在他飘浮不定的发间穿越。
他只站了一小会,陪着沉睡的英灵渡过清晨到早晨的间隙就选择离去,让自己手中再次落入一丝血色。

正午,有人躲在树后,心中千言万语凝结成视线,尽落于手中花束。

下午,卡卡西来的时候,碑前已有人来来去去,他在人们路过此地时无意地沉静里,献上两束白百合。
他身后木叶高中玻璃窗反射的渐渐黯淡的阳光,一半给了他和这座碑,一半给了翠绿树木和远方蔚蓝的天空。
月亮缓缓爬上树梢,撒下清冷的光,凝结成霜。他看眼字迹不再清晰的石碑,转身向着城市走去。

深夜,有人踏碎宁静,于碑前立至晨露满衣。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