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球里的阿凌

最美不过夕阳红。
——
懒癌。

© 潜水球里的阿凌 | Powered by LOFTER

【修因】相守

即墨璃:

@阿萤她今天又在卡文  @宇智波朔  @废凌一枚 的#联文 #


西设中世纪。
具体大背景可部分参考止鼬七宗罪色欲篇。
教廷预备役圣子阿修罗X教廷预备役教皇因陀罗
私设圣子类似于形象代言人只负责教廷在外形象,而教皇才是掌控权利的决策人,是有所区别的两种体系。
信仰者阿修罗。无信者因陀罗。不如说是只相信自己。


-
-神爱世人。
他听见他低沉的却清澈的嗓音浅吟低唱颂神的华章,那声音空灵地在广阔的大殿里回荡。
今日的晴空即便是在夏日也算少有,日轮透彻的金光不惨一丝杂质就像真正的黄金,他们嬉笑玩闹着,在神殿高高穹顶上镶嵌着的,绘着彩色图画却仍旧透亮的玻璃上跳跃着,最后懒懒散散地从透明的缝隙间悠然飘落,将神像与白衣的颂神者染上一层金光
无可否认这画面实在美极,亦合乎典籍所记载的信仰,可阿修罗就是觉得那听起来有些怪异,就像那颂诗里没有包含着灵魂,仅仅只是例行公事一般的念唱。
这是大忌。
可那是他的兄长,他的能力一向比他强。
下一任教皇。几乎所有人在背后都是这么称呼他的兄长的,他如此清楚地认知到这一点,就如同他如此清楚地明白自己同兄长间的距离有多么遥不可及。
即便他待人严格冷漠不近人情的哥哥在对待他的时候总是同幼时一般温柔,看起来就像毫无隔阂,他仍旧不太甘心。他们实力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大到他没法站在因陀罗身边给予一些哪怕微不足道的帮助,大到他们只可能越走越远。
即便他拥有他永远会保护他的承诺,但他所希望的从来不是被保护而是保护。
阿修罗垂首,少有的安静地站在殿堂中央的神坛侧旁,等待着兄长今日的功课完毕。
然后他可以向他提出请求,求他陪他偷偷溜出去,或者求他抽出一段时间指导他的功课。
因陀罗总是会答应,即便那同下一任教皇的时间表偶尔会具有一定的冲突。
短发的少年这么想着。哥哥已经很强了,是不会介意…稍微陪陪弟弟的吧?
  神爱世人。
与方才无般一二的开头再度从口中念出,虽说已将祈祷文复诵千遍直至如流水般脱出,却仍是对神怀疑不屑。
不论是严寒飘雪亦或是盛夏灼阳,每日总要立于坛上,而心中对此地构造万分清明,不外乎是以神的名义拉拢对此深信不疑的人,借他们的力量称王,而自己,也只不过是个想借此力量活下去的野心人士。
如此想着,嘴角忽然浮起带着讽刺的笑意,这些想法如果被坛下的人知道了,自己大概会出现在火刑架上吧。
但那对自己来说绝不是最糟糕的结局,浅浅睁眼,异于常人的眸子淡淡扫过底下垂首安静的短发少年,扬起的嘲讽弧度瞬间拉下转换为平静微笑。下一任教皇竟会因惧怕自己弟弟眼中可能出现的失望情绪畏首畏尾,真是,可笑至极。
神啊,请赐予我们力量,我们承诺会永世守卫您的荣光。
祷词恰巧念至最终章,合上手中厚重书籍,刚走下神坛便被人扑了个满怀,少年清脆明朗的声音附着伶俐的阳光在耳边涌出落入心中,面上带着宠溺一边无奈应和,一边眉梢轻挑示意一旁上前准备宣读行程的白衣主教自己清楚分寸。
或许是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深厚引起神的妒忌,或是圣子身边空着的位置引到贪婪者的目光,又或是因为下一任教皇仍是下一任。
——一场参加者中没有一方欢喜的婚礼才会发生在自己弟弟身上。


   教堂的大厅中终于有了一抹不同于平日素白的颜色,为了是下一任圣子的婚礼。
虽然说是婚礼,但是一场双方没有一个是自愿的婚礼又怎能被称作婚礼?
说的好听一点,是由别人介绍牵线的婚姻。
说的难听一点,不过是为了牵制住圣子罢了。
而说的现实一点,不过是为了挑拨下一任圣子与下一任教皇之间的关系罢了。
昔日中的圣子与教皇永远是明面上友好,暗地里恨不得对方越早死去越好。
而这一任的……怕是令那些长老们失望至极。
而这场精心策划的婚礼,则是他们计划中的关键一步。
新娘无疑是长的十分清秀,穿上婚纱,也是一个标致的美人。
但是在怎样漂亮的女孩,陷入了这场政治阴谋,怕是再怎样阳光明艳的笑也要带上一丝阴霾了吧。
阿修罗今天也穿上了平时怎样也不会套在身上的正装,毕竟按着长老们大张旗鼓的宣传,这可是他此生与唯一挚爱的唯一一场婚礼。若是不穿的正式,怕是再怎样的宣传都会不攻自破。
因陀罗作为下一任的教皇,作为长老们心目中阿修罗最好的朋友,也是为他们宣誓最好的人选,今天自然是不能缺席的。
因陀罗整了整身上银白色的绣花长袍,起身走出了卧室。
    他缓步走向他的座位,在别人眼里,教皇大人还是那样的优雅沉稳,平静的表情甚至看不出本应有的喜悦,人们低声交谈着,窃窃私语的讨论着他们下一任教皇大人和圣子的关系。
    因陀罗沉默的听着,甚至可以想象那些精心设计这场婚礼的人脸上紧皱的眉毛形状,但他却不想理会,对那些人来说,他从来就是一个乖乖听话的傀儡,只需要按他们设计的方式活下去,他想到这里,形状妩媚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狠,当初之所以答应他们的要求,不过是为了留在阿修罗身边好好保护自己这唯一的弟弟,现在……他们居然要阿修罗走上他的老路!
     不,如果阿修罗实在不愿意他也不会允许那些杂碎对阿修罗指手画脚,但是……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苦涩,他垂眸掩去他眼里的神色,阿修罗……他从小就一直梦想着当上圣子,想起他每次提起他的梦想是那闪闪发亮的眼睛,因陀罗就算再不愿意,都不得不强迫自己不去破坏这场对阿修罗来说至关重要的婚礼。
     阿修罗站在神父面前的的站台上,目光有着极少出现的沉稳,英俊的面庞,挺拔的身材,坚毅的神色,让那些一直偷偷观察着他的人们露出满意的神色。
    阿修罗看见他的哥哥已经坐在了他的座位上,离自己不远,第一排,靠过道,自己只要走上几步就能拥抱他,就在那里,他的哥哥要亲眼见证他人生中唯一的婚礼,是的,他不被允许离婚,一辈子只能和被选做新娘的那个女人在一起。
     他暗自握紧了拳头。
     他好像回到了那个闷热的夏天,他正和因陀罗捉迷藏,他灵机一动跑到不常有人的小圣堂的神坛底下安静等着哥哥来找自己,却听见了两个和哥哥完全相反的脚步声,他刚要出去,却听见了因陀罗的名字。
   “这么一来,下一任教皇果然是那个因陀罗啊。”是现任教皇的声音。
    “因陀罗虽然性格是冷漠了点,但他的能力的确是不容小觑,更何况,”另一个声音顿了顿,“只要拿捏好他的那个弟弟,不怕他不听话。”这个人的话带着一股子阴冷,阿修罗却没有听出来这是谁的声音,他们讨论着,处处透露着对控制下一任教皇的势在必得。
     阿修罗知道他的哥哥向来高傲,绝不会轻易受人摆布,但是如果有人要利用自己威胁他,他难免会犹豫。
     教皇一向手握实权,甚至有时超过了国王的权利,有人想暗自掌控住这一势力也并不奇怪。
     人心不足蛇吞象。
     他那时起就下定了决心,要做圣子,只有做圣子才能离哥哥更近,才能好好保护哥哥。
     可是到现在才发现,自己那时真愚蠢,他不仅没好好保护哥哥,反而使他处处受人限制,圣子本来就是个吉祥物班的存在,而因陀罗为了身为继任圣子的他,一步步的退让。
     他清楚的看见哥哥平静的外表下透过眼睛的无奈与挣扎。
     阿修罗闭了闭眼睛,他压下心中翻腾不停的情绪,再等等……
     阿修罗从来就知道他喜欢着自己那宛若天神的哥哥,喜欢他不易被人察觉的温柔,喜欢他隐藏在冷漠外表下的善良,喜欢他不动声色的强大。哥哥的每一点,他都喜欢。
     所以,这么喜欢的哥哥,他绝不允许别人让他痛苦,哪怕是自己也不行。
     美丽动人的新娘终于挽着她的父亲袅袅走来,除了因陀罗,见证着这场婚礼的人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切都正常的进行着。
     阿修罗也终于露出开心的笑容,终于,开始了。他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新娘,向前走了几步……


     


    即使在几年之后,人们依然清楚的记得那场盛大的婚礼,不过,印象中却那是那惨烈的红色。
     万众瞩目的婚礼最后以继任圣子与继任教皇双双死亡告终。
     人们时常谈论着为什么圣子会在自己的婚礼上杀死自己的兄长并自杀。他们津津乐道,把这作为饭后的谈资。
     再过了几年,当初那个被选做新娘的女孩都幸福的嫁给了自己所爱,人们开始淡忘这件事,找到了新的话题。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在僻静的森林里,一座简单但又做工精致的木屋坐落在美丽的湛蓝色湖泊旁,清晨的阳光洒落在这静谧的地方,湖面弥漫着淡淡的水雾,在澄澈温柔的金色阳光下,有了仙境一般的美感。
      阿修罗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醒来,他满是笑意的看着还在熟睡的哥哥,低头吻了吻他的脸颊,“早上好,哥哥。”


      
     

评论
热度 ( 50 )
  1. 潜水球里的阿凌即墨璃——绝美月贵本预售中 转载了此文字
  2. 宇智波朔即墨璃——绝美月贵本预售中 转载了此文字